推理百科

广告

史略〔11〕:19世纪的各种侦探形象

2011-06-08 10:29:18 本文行家:Panda熊猫

作者:曹正文 第四章侦探小说小说的百家争鸣时代 第一节19世纪各种侦探形象   柯南道尔创作的《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在19世纪风靡欧美各国,于是形成了一股“侦探小说热”。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20多年中,侦探小说进人了黄金时代。至20世纪中叶,在英国、法国、美国和比利时等国家,一下子冒出了许多侦探小说作家。这种现象,是很值得我们分析

作者:曹正文 


第四章 侦探小说小说的百家争鸣时代


第一节 19世纪各种侦探形象


   柯南道尔创作的《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在19世纪风靡欧美各国,于是形成了一股“侦探小说热”。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20多年中,侦探小说进人了黄金时代。至20世纪中叶,在英国、法国、美国和比利时等国家,一下子冒出了许多侦探小说作家。这种现象,是很值得我们分析的。  

  在欧美的文坛上,一下子出现了数以百计的侦探形象,其中有奥斯丁·弗里曼塑造的科学侦探——约翰·桑代克博士,凯思坦·卢露塑造的记者侦探——杰西夫·卢露特博,雅克·富特雷塑造的教授侦探——凡·杜森,柴斯特尔顿塑造的神父侦探——布朗,波斯特塑造的牧场主侦探——阿伯纳,莫里斯·勒勃朗塑造的快盗侦探——亚森·罗宾,厄内斯特·布拉默塑造的盲人侦探——马克斯·卡拉多斯,克罗夫茨塑造的警察侦探——弗伦奇,范·戴恩塑造的收藏家侦探——菲罗·万斯,查特里斯·查尔斯塑造的罪犯侦探——西蒙·坦普勒,艾勒里·奎恩塑造的聋子侦探——德鲁里·雷恩,达希尔·哈梅特塑造的硬汉侦探——奥普,加纳德塑造的凹凸侦探——柯尔与拉姆,布赖特·哈里德塑造的红毛侦探——麦克罗·西恩,克赖伊顿·罗逊塑造的魔术师侦探——玛里尼,弗兰伊格·莱斯塑造的醉仙侦探——马洛,卡塔·布拉恩塑造的女侦探——梅尔维丝·谢德里茨,此外,还有黑人侦探、美女侦探、流浪汉侦探、间谍侦探、书生侦探、滑稽侦探、幽灵侦探等等。这些侦探形象,无疑丰富了侦探小说的舞台,也丰富了侦探小说的风格与流派,令读者目不暇接。但由于侦探小说的大量诞生,鱼目混珠的现象也不断出现,一些出版商为了推销杂志和出书,使侦探小说创作步入歧途;有人标新立异,有人则简单地模仿柯南道尔,或推崇纯推理,或进行反推理;或加入拳击格斗,或加以神化,以故弄玄虚为能事;或平铺直叙,索然无味;或步人恐怖小说的范畴,严重脱离现实生活。这些侦探小说在艺术上大多比较粗糙,缺少柯南道尔小说的严谨结构和严密的逻辑推理,在语言上则缺少那种幽默的趣味。

  比如当时英国有家《史特兰》杂志为了与柯南道尔唱对台戏,请奥斯丁·弗里曼写侦探小说。奥斯丁·弗里曼塑造了约翰·桑代克博士,这位教授侦探身边常带一只科学仪器箱,他运用科学仪器来破案,那只箱子也成了万能百宝箱。这就使故事变得玄乎,其代表作为《约翰·桑代克案件》、《红色的拇指纹》、《塔布勒的秘密》与《歌唱的白骨》。尽管奥斯丁·弗里曼的叙述很有特点,但写法上总有些呆板,无法与《福尔摩斯探案》相抗衡。

  我们不妨先介绍其中两位把侦探小说引向歧途的作者,他们是美国作家雅克·富特雷和英国作家柴斯特尔顿。

  美国作家雅克·富特雷受柯南道尔小说的影响,把福尔摩斯的侦探艺术加以神化,他笔下的凡·杜森教授,是一个“精神优于物质,思考能力可以支配一切”的电脑人。他的代表作有《13号单间的疑题》、《遗失的项链》等。他笔下的凡·杜森教授的头衔很多,哲学博士、法学博士、医学博士、牙科博士,并是英国皇家学会委员,还有许多外国授予他的学位。凡·杜森身材修长,他的额头特别宽大。他的祖父是数学家,因此他也自称是“思考机器”。他从来没有学过国际象棋;但他与任何一个高明的棋手对奔,总能把对方打败。他最神奇的是可以在紧闭的铁牢中脱身,这种越狱的本事,犹如“超人”。

  雅克·富特雷以凡·杜森教授为主角,写了48个侦探短篇,每个故事都是神奇而不可思议。凡·杜森的破案,简直叫人吃惊,读者始终弄不明白,这位教授如何从监狱中突然失踪,又如何突然出现在人们面前。这种小说与其说是侦探小说,还不如说是科幻小说或神魔小说。因为雅克·富雷特违背了侦探小说创作的基本概念。

  另一位美国作家A·B·李夫与雅克·富特雷的风格相近,他笔下的警探克莱格·肯尼迪,从不注重调查研究,仅凭他的想象来擒获凶犯。这种破案方式不仅违背了艺术真实,也缺少令读者身临其境的艺术效果。 

            
              布朗神父
  与此同时,英国作家柴斯特尔顿创作了《布朗神父探案》。柴斯特尔顿1874年生于伦敦,早年在圣保罗学校读书时,就涉足文学,获得“弥尔顿奖”。后来与同学创办杂志《评论家》,著有评传《罗伯小布朗宁》、小说《诺区山上的拿破仑》等,作品多达150部,卒于1936年。他笔下的侦探布朗,是一位宽肩膀、圆脸盘、胖墩墩的乡村神父,有一个可爱的形象,也是一位神通广大的侦探。他平时沉默寡言,一开口就妙语如珠。他的理论是:“罪犯是创造性的艺术家,而侦探则是批评家。”在布朗神父的破案中,作者让他创造了无数不可思议的奇迹,凶手被擒,很有点莫名其妙。这类作品完全与侦探小说中的推理方法脱轨,正如中国武侠小说演变成神话小说,令人大吃一惊。当然,柴斯特尔顿的侦探小说中也有精彩的篇章,如《三件凶器》和《看不见的人》等短篇。

  在神化侦探的同时,英国作家E.C.本特里写了一部反推理小说《特伦特的最后一案》。特伦特是一名经验丰富、处事老练的侦探,他运用的逻辑推理十分严密,根据推理,揭示了谜底,将画家菲力浦·德连特捉拿归案。但事实上他的推理却是一个错误,导致了一个冤案,从而从反面证实逻辑推理毫无价值,侦探成了可笑的角色。本特里这部小说是有意和福尔摩斯开开玩笑,也反映了当时一部分作家对“侦探小说热”的不满。但本特里在侦探小说中加入恋爱情节,却是一种创新手法。

  由此可见,柯南道尔的成就赢得了众多作家的反应,或支持,或反对,或模仿,或歪曲,或赞扬,或不满。总之,引起了侦探小说的百家争鸣,促进了侦探小说的发展。与柯南道尔活跃在侦探小说舞台上的同时,有两位作家的成就很可观,他们是美国作家艾勒里·奎恩与法国作家莫里斯·勒勃朗。以下介绍他们的侦探小说成就。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