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百科

广告

史略〔31〕:佐野洋与爱情推理小说

2011-06-08 13:20:03 本文行家:Panda熊猫

作者:曹正文 第二节佐野洋与爱情侦探小说   佐野洋是日本当代文坛的着名作家,在日本侦探小说史上,他的地位仅次于江户川乱步、松本清张、高木彬光与森村诚一,是日本推理小说阵营中的第五员大将,排名应在仁木悦子、三好彻之前。于1973年至1979年任日本推理作家协会第四任理事长。   佐野洋,原名丸山一郎,1928年生于东京,194

作者:曹正文 

 第二节 佐野洋与爱情侦探小说 

 
  佐野洋是日本当代文坛的着名作家,在日本侦探小说史上,他的地位仅次于江户川乱步、松本清张、高木彬光与森村诚一,是日本推理小说阵营中的第五员大将,排名应在仁木悦子、三好彻之前。于1973年至1979年任日本推理作家协会第四任理事长。 

  佐野洋,原名丸山一郎,1928年生于东京,1945年考入海军经营管理学校,1953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心理学专业。他在大学时代就是一个文学活跃分子,与日野启三、大冈信等文学青年创办了同人刊物《现代文学》,并发表过描写微妙心理的小说。佐野洋大学毕业后进人读卖新闻社工作,先后在札幌、东京分社任记者。在采访之余,开始涉足于推理小说创作。1958年他以短篇推理小说《铜婚式》荣获《朝日周刊》与《宝石》杂志举办的征文大赛二等奖。1959年他又出版了长篇推理小说《一根铅》。以后他佳作如涌,好评如潮,如《肇事逃跑》、《完全比赛》、《华丽的丑闻》、《秘密聚会》、《被盗的谎言》、《消失在牧场》等等,其中《华丽的丑闻》于1965年获第18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大奖”。

  佐野洋的推理小说大多以大都会的婚姻生活为素材。如果说松本清张、森村诚一、高木彬光擅长写日本政界、财界、法律界的黑幕,反映上层统治集团的腐败与联手犯罪,那么佐野洋则揭开了日本当代现实生活中的种种怪现象:披着迷人的爱情外衣下的勾心斗角。在佐野洋的笔下,夫妻同床异梦,情人居心叵测,为了金钱与地位可以弃旧迎新,可以口蜜腹剑,可以逢场作戏,更有甚者,表面上卿卿我我、山盟海誓,背地里巧布陷阱,置深爱他(或她)的人于死地。一些敲诈勒索的恶棍,则靠着窥视和刺探他人隐私,进行卑鄙的犯罪敲诈,从而大发不义之财。总之,佐野洋的“爱情侦探”是日本政治制度与经济生活在婚姻生活中的投影。我们不妨试举佐野洋的几部代表作,作一个剖析。    《肇事逃跑》写字光精机公司的劳务课长守口英光与情人公尾原子幽会后,不慎开车撞死了人,他为了不致身败名裂,驾车逃离现场。原子为了掩护守口英光去报了假案,但参与此事的相叶龙夫趁机要求原子以身相许,原子顺从了他。被害人牧原义一郎,原是《中央日报》社论委员,他的被害引起警方的高度重视。新闻记者友夫与牧原义一郎的长女逸子有染,逸子请他调查此案,友夫义不容辞接受了委托。焦点集中到了守口英光身上,尽管守口让其心腹松江仁介为他作了不在现场的证明,但仍被警方列上嫌疑犯名单。一名叫素子的女人向警方提供了守口是凶手的旁证。但这时,守口却中毒而死,友夫在进一步调查中,发觉这起交通事故案又引出另一起谋杀案。这就牵连到逸子本人在这个案子中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

  这篇小说发表于1970年,是佐野洋推理小说的重要代表作之一。前半部分的倒叙与后半部分的本格派推理巧妙呼应,描述了一起由交通事故案件所反映的日本社会复杂的家庭悲剧。

  《不祥的旅馆》写西村与妻妹佳由子因私通而心生恶计。一个想害死自己的老婆大江房子,一个想谋杀情人的配偶。他们为了害死大江房子,各怀鬼胎,互不告知。在愚人节那天,西村听到外出旅行的妻子暴死于静岗热海,内心不胜惊喜,而表面上又装得悲痛万分。他与佳由子赶赴现场,原以为妻子之死是吃了他投毒的巧克力,不料大江房子是因与他人私通而怀孕,殉情而亡。这个结果大出意外,更令人意外的是故事的结局:西村用了佳由子的牙膏而中毒身亡,佳由子则吃了西村的巧克力而暴死。这个结局除了说明害人必然害己之外,还深刻揭示了日本社会家庭婚姻关系的脆弱与肮脏。

  《不贞调查》写露木听说妻子任教的学校的中学教师清上停介服安眠药身亡,他听信学校社会科科长小保内传播的流言,怀疑妻子多津子不贞。他对多津子作了暗中调查,引出许多笑话,而最后作案者却是小保内本人。这篇小说反映了日本男人的自卑心理,以及现存的不稳定的婚姻关系。

  《别了,可恶的人》是一篇独具风格的推理小说,虽然没有写凶杀案件,但写了一种恐怖的推理。为了谋得社会地位娶妻的饭野,婚后生活很不如意。他想解除婚姻,但又担心社会舆论则他不利,于是作了精心策划。他知道妻子喜欢读推理小说,就编造了一个自己杀人的谎言,使妻子陷入推理的恐怖之中,终于计妻子主动提出离婚。这个故事的发展,完全依靠描写饭野妻子的心理活动来完成的,以自我推理引起心理恐怖,最后导致婚姻破裂。这种心理推理手法,在推理小说中是一种可贵的尝试。

  这三篇小说,都以心理推理为其小说特征,并在塑造人物时,达到惟妙惟肖的程度。如西村获悉妻子大江房子之死,偷偷打电话告诉情人佳由子,他压抑住内心的喜悦和激动,表面还要“猫哭老鼠”,表示难过,而佳由子则色胆包天,喜形于色。这就把两个作恶者的不同心态作了强烈的对比。佐野洋在大学里是专攻心理学的,故他小说的心理描写完全符合人物个性、身份。

  佐野洋的推理小说又称之为悬念小说。比如《离婚争战》一篇,春彦娶了很有地位的妻子夏子,他一直不满意,偷偷与情人真弓幽会,他把真弓看为纯情女子。他一天巧遇当年同校同学是安,把是安视为知心朋友。就把自己心中的苦恼和盘托出,是安给春彦出了主意,让他写恐吓敲诈信给妻子夏子,夏子在接到恐吓信后,见丈夫春彦见死不救,终于同意与春彦分手。春彦在高兴之余才发觉,夏子原来是一个好妻子。他中了是安的圈套,原来是安一直在追求夏子,之后夏子成了是安的妻子。更令人意外的是,春彦心目中的圣女真弓,原来是个妓女。这种悬念的设置,大大加强了作品的可读性与趣味性,同时也深刻揭示了人际关系的复杂与欺诈行为。再如《君影草之谜》写一对乡下青年男女,为了获得一笔巨额财产,不惜出卖自己,女的去做他人的妻子,然后谋杀丈夫,最后衣锦还乡。这个故事也有出人意外的安排,自始至终充满了悬念。

  从以上几篇推理小说来看,使我们了解到佐野洋的艺术风格。在他的笔下,故事一开卷总是平平常常,如同我们生活中遇到的琐事,但读下去却发现了可疑的踪迹,形成了一连串的悬念,读者便顺着作者精心设计的思路,进入大吃一惊的情节之中。故事的结尾往往波澜又起,再现高潮,令我们在目瞪口呆之中回味无穷。

  佐野洋的“爱情侦探”推理小说在两个方面有了新的突破:一是他指出人们行为的动机是事物发展的必然结果,他的每一篇推理小说既有出人意外的情节,又完全合乎于逻辑性,并从现象揭示本质,那就是“害人者必然害己”,“玩火者必然自焚”。书中的西村、佳由子、小保内、圭子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饭野与是安虽然得逞,但其卑鄙的行径为读者所憎恶;二是通过婚姻家庭问题,写出了社会现实,深刻反映了日本社会在高度经济发展的同时,人们的精神生活为名利所诱惑,引起道德的败坏,另外也揭示了人际关系的虚伪性。佐野洋的每个凶杀案都是立足于日本社会政治与经济的矛盾冲突上发生的。

  佐野洋曾在《小说推理》杂志上发表了《推理日语》,总结了自己从事推理小说的经验。他说:“比悬念更重要的是贯穿整个谜案的逻辑性。犯罪事实可以处理成现代人内心潜在的犯罪意识所引发的,也可以处理成深思熟虑的较量,读起来更有意思。”这一段话对犯罪者的心理分析十分精确,划分了感性犯罪与理智犯罪者的界限,并揭示了人类犯罪的偶然性与必然性。因此,佐野洋的推理小说不仅文字流畅,情节跌宕起伏,有很浓的趣味性,而且他的作品有社会深度,艺术的品位也很高,把他列为日本当代最负盛名的推理小说家之一,是恰如其分的。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