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百科

广告

史略〔39〕:赤川次郎与青春派推理小说

2011-06-08 13:24:44 本文行家:Panda熊猫

作者:曹正文 第十三章赤川次郎与日本其他推理小说家 第一节赤川次郎与青春派推理小说   在日本的侦探推理小说史上,二十年代江户川乱步与横沟正史开创了“本格派”与“变格派”,继而形成日本侦探小说的第一个高潮;五十年代由松本清张开创了社会派推理小说,形成第二个高潮;至七十年代,森村诚一举起“人性”的大旗,形成了侦探推理小说的第三个高潮,到了八十年代,日本

作者:曹正文 

 第十三章 赤川次郎与日本其他推理小说家

第一节 赤川次郎与青春派推理小说


  在日本的侦探推理小说史上,二十年代江户川乱步与横沟正史开创了“本格派”与“变格派”,继而形成日本侦探小说的第一个高潮;五十年代由松本清张开创了社会派推理小说,形成第二个高潮;至七十年代,森村诚一举起“人性”的大旗,形成了侦探推理小说的第三个高潮,到了八十年代,日本文坛又有一颗“新星”升起,他就是开创青春派幽默推理小说的青年作家赤川次郎。赤川次郎给日本推理小说带来了新的活力。 


  赤川次郎1948年生于日本福冈县,父亲在东京电影公司工作,他从小喜欢古典音乐与漫画,但功课并不出众。他在桐朋高等学校毕业后,到日本机械学会去当校对。工作并不紧张,使他有大量的时间读书。

  在很小的对候,赤川次郎就迷上了侦探小说,柯南道尔成为他文学上的启蒙老师。他在28岁那年发表了处女作《幽灵列车》,获第15届“大众读物推理小说新人奖”。1978年他干脆辞职,从事专业创作,并每年推出8部推理小说,充分显示了他青春的活力与写作的欲望,其主要作品有《花猫福尔摩斯》系列(通译为“三色猫探案系列”——谜酷注)、《女大学生与中年刑警》系列,代表作为《死人的学园祭》、《三姐妹侦探团》、《虚幻的四重奏》、《午后的恋人们》、《血和蔷薇》、《华丽的侦探们》、《神秘的诱惑》、《欲海凶魔》、《活动木偶的圈套》、《侦探物语》等。《献给恶妻的安眠曲》获第七届“角川小说奖”。这些小说都以学校为背景,主角大多是中学生,写的大多是青年人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凶杀案就发生在其中,担任破案的既有青年人,也有中年刑警。从八十年代起,他每年出版15本推理小说,至九十年代,赤川次郎作品一度独占10大畅销书的8个席位,登上日本最畅销书作家的宝座。日本《朝日周刊》撰文评论:“在今天的日本,谁不看赤川次郎的书,他就不知道什么是现代生活。

  赤川次郎成为日本的畅销书“冠军”之后,他的稿酬收入也列当今日本作家第一,从1985年起,他每年稿酬为10亿日元。以日本作家稿酬而言,赤川次郎为第一,第二是西村寿行,依次为森村诚一、松本清张。这个社会现实,促使我们去研究赤川次郎的作品为何如此大受欢迎。平心而论,把赤川次郎的推理小说与松本清张、森村诚一的相比较,无论是在表现的社会深度,还是文采手法上,赤川次郎都略为逊色,但他的作品却年年火爆,这可能与日本社会阅读兴趣的转移有关。  首先,赤川次郎的青春派推理小说,迎合了广大日本青少年的喜爱。他的小说不以暴力谋杀为主题,也不涉及格调沉闷的重大社会题材。他为年轻人写,他以青年人的视角去观察社会,对社会犯罪现象予以反思。在揭露社会黑暗面的同时,总是给人带来光明与蓬勃向上的力量,并通过小说主人公的经历,寄托了年轻人的理想与追求。

  其次,赤川次郎的小说构思奇特而有趣,文笔幽默而俏皮,在惊险的情节中穿插了不少笑料,令人目瞪口呆之际又笑口常开。这很符合现代人的阅读心理。对于看多了恐怖题材的读者来说,可换换胃口;对于不愿看太深沉作品的读者来说,心理上产生了一种快乐。赤川次郎作品的长处在于:轻松、有趣、有浪漫主义的情调和色彩。

  第三,赤川次郎在写法上具有现代文风,节奏感强,文笔简洁,交代故事从不拖泥带水,与现代生活节奏合拍。在他的小说中,没有过多的景物描写,却溶入了蒙太奇的电影表现手法,以轻松的文笔拉开序幕,用动作性的描写切入正题,不过分渲染暴力与色情,而对罪犯的戏弄与讽刺则给作品带上明快的喜剧色彩和幽默的韵味。由于以上三个原因,使赤川次郎在今天日本文坛立于不败之地,成为日本当代最有名气的大众文学作家。

  尽管赤川次郎的作品比较肤浅,构思上也不够严密,故事有点玄妙,人物有点变形,但他开创的青春派推理小说拥有大量的读者,他是日本文坛最耀眼的新星,这是不容置疑的。这一现象,正说明日本广大读者的趣味正在发生变化,八十年代,青年已成为日本读书界的主体。他们以自己的爱好来选择图书,赤川次郎的作品顺应了这一历史发展趋势,因此取得较大成功。 

   下面介绍两篇代表作,欣赏一下他的风格。

  《三姐妹侦探团》写佐佐木突然失踪,他的三个女儿凌子、夕里子和珠美在家很不安,三个女儿个性各异。这天深夜,家中突然发生火灾,三姐妹逃了出来。火被扑灭后,家中的橱里却多了一具女尸。经查明,死去的女人叫水口淳子。为了给父亲洗刷罪行,三姐妹决定查个水落石出:凌子去水口淳子的单位上班;夕里子去父亲单位调查;珠美则在家静观事态发展。夕里子查明,父亲是出差去了,但那张请假条子上的字迹不是父亲亲笔,而是父亲上司植松所写。莫非植松是凶手?她们在紧张的日子里,得到了安东老师的帮助,但随着怪事的不断出现,她们终于发现安东不是一个好人。安东的行踪十分可疑,他的妻子是他的一个帮凶。一个难解的谜,终于让三姐妹解开了。佐佐木出差回来那天,案情真相大白。三姐妹成功地做了一次业余侦探。

  这篇小说叙述的故事,有几处破绽,推理方式也不严密。但为什么受广大青年欢迎呢?因为赤川次郎在书中让青年人唱主角,以青年人的观察为主线,在案件侦破中插入了不少年轻人的想法,并且文笔轻松活泼,很合年轻人的阅读心理。

  另一篇《华丽的侦探们》则反映日本青年面对现实的苦闷从而异想天开。芳子在父亲死后第3年,正式继承了父亲留下的4亿日元的遗产,她家的叔叔、婶婶、堂兄及其他亲戚都来打听芳子如何处理这笔巨额遗产。她的叔叔、婶婶劝芳子把款子交给他们去投资做生意,可芳子却要把4亿日元捐献给慈善机关。在争论中,芳子喝了婶婶和江递给她的一杯咖啡,当晚便失去了知觉。在她的房间内,又发生杀人案件,高木律师被刺身亡。芳子被列入杀人嫌疑犯名单。后来她又被送进了疯人院。在疯人院内,芳子结识了福尔摩斯大侦探与风流剑侠达尔大尼央,挖地道能手埃德蒙·邓蒂斯等一大批神通广大的朋友,芳子的冤案引起大侦探们的同情,在他们的帮助下,终于查明真相,凶手被绳之以法。华丽的侦探们向芳子道别,芳子却不愿离开疯人院,她说:“在这个社会中,丑恶的东西太多了。相比之下,还是住在疯人院里干净得多。”

  这个故事近乎神话,但引起了众多青年读者的共鸣。他们喜欢读这类作品,一方面可以借理想中的侦探处置案犯;另一方面又表达了对现实的不满和失望。

  在赤川次郎的作品中,这类描写青年人心态,尤其是反映了当前日本年轻人的行为和追求,表现青年人理想的故事,占了多数。在日本这个高度经济发展的社会中,许多日本青年在竞争中感到疲乏和苦闷,他们需要一种精神养料,借以发泄和支撑生命。赤川次郎的青春派推理小说,正好满足这种需求,因而他的作品畅销、也就不足为怪了。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